Don’t go gentle into that dark knight!
2017-09-09

[梅林中心] 23 [微MH/隱EH]

- Merlin/Harry無差

- 有一種美叫單思

- Arthur!Harry




【23】


梅林隨手關上了大門後,擱下濕透的雨傘,再將鑰匙扔在門旁的小碟上。那串鑰匙精確地降落在它的目的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打破了大屋向它主人壓過來的沉默與黑暗。它的主人好像這才想起他忘了開燈,伸手去碰電掣時悠悠地嘆了口氣。這次的任務實在非一般的累人,再加上身為後勤總是有堆積如山的善後工作等著他做,兩者加起來就算是被同僚景仰為萬能的梅林也不大吃得消。一口氣嘆完,手還沒碰上電掣,冷不防一把聲音從黑漆一片,本應空無一人的大廳傳出:「防禦心很低嘛,梅林。」


這把聲音的主人他化了灰也認得,但當下他的確被嚇了一跳,特工本能使他下意識地開了燈後旋即轉身面對聲音的來源方向。毫無疑問地,在他精心呵護的皮製沙發上正正坐了一位還穿著整齊西裝,渾身濕透了的哈利.哈特。事實上地上一路也有水滴的痕跡,沙發上更是深色的一大片,他一定是累得頭暈眼花才沒在開門前注意到門上的水漬。想及這點讓他暗暗地懊惱了一下,但他實在累得要命,也懶得在老友前加以發作。


「嗨。」最後他只是這樣打了聲招呼,便俯身脫掉皮鞋,換上室內拖鞋。


「晚安,你要換一個門鎖了。」不速之客說,巧妙地將禮儀及揶揄放在這句簡短的句子裡。屋主沒有即時回答他,而是走進了屋子的另一邊。當他回來時,他手上已多了一條毛巾,而他亦不怎客氣地將之扔向他那位濕漉漉在滴水的客人。「假如你得裝作自己還關心禮儀問候的話,或者你挑位子坐下前應先多加顧慮。」


「外面下大雨。」哈利唐突地說。


「我有注意到。而我可沒因此濕得像落湯雞。」


哈利的視線飄離對方的臉孔,落在他腳下的一小灘水潰上。「我忘了帶雨傘。」他輕聲說道。這個解釋不能叫任何一位擅長盤問的特工滿意,幸運的是梅林有同樣出色的觀察能力,所以他只是無聲地走向沙發,拎起那條仍掛在哈利大腿上的柔軟毛巾,開始替這位古怪的客人擦頭。「親愛的亞瑟,希望你滿意我的服務。」


「閉嘴。」哈利想必是將禮儀跟雨傘一起忘了在家裡了。這個念頭在梅林的腦袋一閃而逝,莫名地令他感到了有點小愉快。「你真是位糟糕的客人。」


「我闖空門時也想到了這點。」哈利諷刺地說,梅林從中聽到了對方的心情正因頭髮不再滴水而變好。他自然可以在走進來後自己到澡室找毛巾,而他始終坐在沙發上任寒冷淹沒他──梅林對此也只是三緘其口,繼續手上的工作。待他對成果滿意後他後退了幾步,雙手互抱,跟那位頭上仍掛著一條毛巾的客人上揚的視線對上。「聽著,你得去洗澡。我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位病懨懨的亞瑟,還有一坐被浸壞的沙發。」


哈利順從地站起身走向浴室的方向,經過梅林身旁時突然停下來望著他。「不,我們已經不是廿多歲的年輕伙子了,」立即明白對方眼神的梅林斷然說,「我不能再借你內褲了。」


「我也沒打算借,」哈利哼了一聲便繼續走向澡室,「只是想問你浴室在哪。」


說得好像他剛剛沒看到自己在哪兒找毛巾似的。


沒過多久浴室便傳來沙沙的水聲,聽到這位固執的友人真的聽話在洗澡時梅林鬆了口氣。本來他計畫一回家就好好地洗了澡再盡早上床休息──天知道距離上次有多久了──但他不放心讓哈利繼續坐在這兒發呆,瞧他的樣子,自己去了洗澡的話,一定只會巴巴的坐在原地,寧願等別人來動手,就像個嬌生慣養的小孩。他把握時間趁這時煮了熱水來泡茶,所以當哈利踏出浴室時,整個大廳都瀰漫著茶香。他走進大廳時梅林正將冒著煙的熱茶倒進擱在沙發前的小茶几上的茶杯(旁邊還有他最鍾愛的馬克杯),看見他的身影時他停下了倒茶的動作,對著他大皺眉頭。「我不記得有借你浴袍。」


「我總得穿點什麼。」大咧咧地穿著他的浴袍的男人聳聳肩回答,梅林不記得他有多久沒看過哈利做出這麼孩子氣的動作了。「我想屋主應該夠慷慨,不會介意這點。」


「屋主的確很慷慨,可是他還是有點介意。」


「我不認為他寧願我一絲不掛。」哈利輕快地說,再度坐在沙發上,上面的水漬可還沒乾透,屋主痛心地留意到。


「咳咳,」他在哈利伸手拿起茶壺時輕咳兩聲喚起他注意,「頭髮。」不意外地對方的頭髮又再濕嗒嗒的在滴水,在沙發上添上一點點深色的小圓點。梅林本來以為他這次會自己擦乾的。


「沒辦法,這兒又沒有吹風機。」哈利無辜地看著他,繼續倒他那杯本來只有半滿的熱茶。


「如果你真的在乎的話,我其實有吹風機。」梅林沒好氣地說,關於他髮型的幼稚玩笑也是經年未聞了,「主人會禮貌性地提供客人一切的必需品的。」


「好吧,」哈利放下茶壺站了起身,「是放在──」


「禮貌,」梅林提醒他,頭也不回地自己走向了浴室,「在你闖空門時這東西就不存在了。」

 

  

他不知道哈利面上會是什麼表情,所以猜測它成為了他淋浴時一個愉快的小聯想。這跟他回家前的預想有點不一樣,但他樂在其中。洗過澡後他不怎驚訝地發現哈利還是找出了吹風機,已經吹了頭,他的頭髮打從進屋後首次完全乾爽,正懶洋洋地在沙發上喝那杯已經變得溫溫的茶。即使梅林走到他身旁坐下,他還是沒什麼反應,好像這一切自自然然就發生了,好像這麼肩並肩地坐著是他們每晚都會重複的例行事件,沒有任何值得人加以留意的地方。


梅林可是很清楚當中的諷刺。


就如他很清楚哈利為什麼不習慣給自己擦頭。為什麼這樣一個大雨夜他會忘了帶雨傘。


他繼續三緘其口。他不想打破這個例行事件,聽哈利開口說他不用聽也猜到的來龍去脈。


至少不是現在。


哈利在梅林打開電視的開關時終於開口打破這片令人既舒適又昏昏欲睡的沉默,「你的電視螢幕都鋪塵了。」


「我有一個該死的上司,他每天也逼我加班,害我無緣享受夜間節目有多精彩。」


「你的上司也得加班,可是他還是有一些空閒時間看看電視,謝謝關心。」


「我以為你比較喜歡讀書,當年你不就說…」


「偶爾看看。」哈利打斷了他,梅林又立即明白了。兩人又陷入了一片舒適的安靜之中,看著某個介紹槍枝的節目,輪流替自己倒茶,不一會兒本來就不大的茶壺就空空如也了。


梅林知道哈利的視線不停在他的側臉和茶壺間遊移,他也只是裝作沒注意到,等著對方什麼時候開口。最後哈利挑在主持人開始介紹常出現在電影與電視劇集中的HK45手槍開聲:「茶沒了。」


「我知道。」梅林晃了晃他同樣空蕩蕩的馬克杯。


「不多泡一壺?」


「不了。想將這份榮幸讓給你。」


「一名紳士應該自覺給客人泡…」


「你進門到現在,可沒什麼符合紳士的作為。」


「我以為屋主說他很慷慨大方。」


「他也很累了。」


梅林會謹慎地隱瞞這點,不過這種你來我往的拌嘴的確激起了他一陣懷念之情。當初他跟哈利還是菜鳥特工,就像現在的加拉哈德和蘭斯洛特一樣,年輕又有抱負,最重要的是有勇氣丟下工作去尋歡作樂。那時他們玩飽喝足,就會醉薰薰地到哈利的家或者他當時那棟小公寓過夜──


年輕真好,他想。現在他們都過了玩樂到通霄的年紀,現在才十一時多他已感到眼皮的重量(但話說回來,他本來就很累了),而身旁的客人很明顯亦然,即使電視上是那位主持在試著開槍的驚險場面,沒多久梅林就感到右肩上多了一顆腦袋的重量。


「哈利。」他輕輕喚道。


「唔。」對方還沒睡著,徘徊在夢境與清醒之間。


他想現在的話問問也沒所謂。「記得上次你這樣來過夜有多久了嗎。」


「不…記得了…」


雖然是意料中事,可是聽到這個回答梅林心底還是有點酸楚。二十三年了,他暗忖。二十三年後他還是借出了自己的沙發、浴室、浴袍、茶和肩頭,只是現在的他和哈利都和當年不太一樣了。除去年紀的因素,或者不一樣的其實只是哈利。只是這一年來的哈利。


梅林的眼光餘角看見傳呼器的提示燈亮起,知道這種時間會是誰和為什麼。他想像了一下對方有多心急如焚,滿意地笑了。還好哈利已經墮入夢鄉。


今晚他想必會睡得很好。

-------------------------------------------------------------------------

 艾格西被一下響亮的槍聲嚇醒,職業病使他一下將自己從睡眼惺忪的狀況拉出站起身進入警覺模式——下一刻他就發現這聲槍聲來自電視那位戰戰兢兢的金髮美女主持,不禁反了個白眼。他抬頭瞥了眼客廳牆上的時鐘,發現自己居然在沙發上打了好一會瞌睡,懶得吹乾的頭髮亦在沙發上印上了些痕跡。Shit,哈利見到不會高興的。

 

對,哈利——他在心中怪責著自己這才想起那位奪門而出的年長特務,趕緊打量了一下屋子看看他回來了沒。燈光溫暖的大廳依舊是空無一人,玄關也不見有一雙濕淋淋的皮鞋,顯然對方這次真的非常生氣,今晚是不打算回來的了——(「道理明明在我這邊」,年輕人再次狠狠地提醒自己,遏止莫名的罪惡感又再冒起)不過他也早該猜到對方還未歸家的,哈利回來後可不會由他睡在沙發上著涼,因為哈利就是有這麼關心他……不是嗎。

 

 艾格西無法解釋自己為何這麼心緒不寧,他們之間也不是沒起過爭執,雖然上次哈利從他們一場激烈的爭吵中離場後發生了一件回想起來也叫他汗毛倒豎的事⋯⋯好吧,這倒是個感到不安的好理由。

 

 他信步走向餐桌,心想好吧反正睡不著不如開始寫梅林再三催促他交的任務報告好了,這個令人提不起勁的想法卻令他忽然福至心靈,對了,梅林,無所不知的梅林或者知道哈利跑哪去了。雖然現在時間不早了,但這男人絕對有能力全天候待在線上的,他想。

 

 艾格西滿懷希望地猜測梅林會告訴他哈利喜歡躲裡哪幾間酒店,好讓他給哈利一個驚喜拜訪,運氣好的話艾格西或者可以即時哄他回家也說不定,呃,梅林應該不會挑這種時間催促他交報告吧……

 

 這次魔法師卻叫他失望了,代表連線中的嘟嘟聲長響不斷,顯然對方畢竟也是個人類,這次的任務也的確使他們忙了一陣子,梅林不在線上也是很正常的;哈利,他淋了雨後一定會比本來還要累,還得跟自己吵上一架(好吧,他放棄跟自己過不去,這次算是他錯好了),可能已經在酒店房間呼呼大睡了;而且他乾著急也無補於事,明天的會議就能見到哈利了,屆時對方生他悶氣他就跟平時般撒撒嬌就好……

 

 很快就會沒事的,他告訴自己。


End.


把這篇放上來的動機

大約是

1) 天啊lof上的MH和EH太少了! 添磚!

2) 得快點趁被TGC打臉前把舊文放出來

這樣(?)


說起來這篇當年激發了友人一個比較黃的MEH腦洞, 這裡打個沒什麼卵用的廣告 千萬別告訴她

评论(1)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