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go gentle into that dark knight!
2017-09-10

[EHE無差] Lights Out? [短篇/一發完]

- 只是想寫寫幽閉恐懼! Harry

- 被GC打臉前先放出來添磚系列(逃




【Lights Out?】


   速度快得驚人的廂車在漆黑的隧道中一閃而過,向著Kingsman總部前進。現在的科技已經這麼進步了啊,Eggsy無論是乘坐了多少次Kingsman的子彈列車還是忍不住如此感嘆,就好像當時Harry在第三號試身室裡對他說那些現在大行其道的平板電腦已經是過時的工具一般。

 

對,Harry,他抬頭看著好端端坐在對面、腦袋也沒開了一個洞的Harry,而他可以大難不死也是拜Kingsman黑科技一般的眼鏡所賜,也許還有點因為Harry作為特工好得嚇人的運氣。看電影時Eggsy已經很懷疑為什麼任職特工的主角可以毫髮無傷地穿越一片子彈林,而真正身居其職時,他發現──當特工,你就是會有他媽的好運氣,而他對這點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當他盯著如自己師傅一般的長輩胡思亂想時,對方正在低頭看一本不知說啥的口袋裝書本,每次跟Eggsy跟他坐上這列車時他也會拿一本小書出來看得津津有味,非常聰明地迴避了跟Eggsy你眼盯我眼的尷尬場面。說到底這裡沒有窗戶,那個看起來瀟灑得過份的托腮望風景動作也不再適用了。Eggsy對這個解決方法有一點很好奇,但自知道問了也只會挨眼刀,他就只好一直忍住了。

 

他其實在腦中積了很多問題想問年長的──現在是同僚了,他有點快樂地在心裡補充──前輩,畢竟他跟康復後沒多久就投入拯救世界工作的Harry聚少離多,再者作為一位活潑的年輕人他可一點也不喜歡這種黑黑悶悶的環境,但Harry每次掏出他那本小書本時話都在他喉中梗住了,畢竟打擾別人的閱讀時間是不紳士的,對吧?

 

    Eggsy在坐位上不安地動了動,不知為何今天這躺車給他一種怪怪的感覺,令他甚至比平常感到更侷促不安,他決定將之歸咎於Harry好像用了新古龍水這件事。嘿,特工的鼻子可是很靈敏的,他只是沒有機會將這頂技能用在一些聽起來沒那麼變態的地方上而已。

 

    無論如何,不安的感覺愈來愈強烈,而他開始想口不擇言地問Harry什麼時候才到這種菜鳥問題,畢竟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乘這架列車了,不能像當時一樣期待Harry對他有問必答。可是他快被這種好像螞蟻細細地啃咬著他的感覺弄得冒汗,而Harry冷靜的坐姿又好像讓他過份忸怩──

 

    好吧,感謝特工的超強運氣,在他掙扎著要不要發神經似地突然站起來引起對方注意時,證明他的惴惴不安不無道理的事發生了──原本飛快的列車以一種同樣驚人的速度慢了下來,最後甚至停下,Eggsy驚恐地盯著車廂頂部的明亮小燈,而它亦不負所望地無聲嗚咽了一下後停止了發光。

 

    Eggsy訝異地發現,自己第一時間想起的是: 沒了燈光,Harry就不能不跟他說話了吧?

 

 

    在一片漆黑中,他不太知道Harry的反應,但他肯定過了一小陣子後對面傳來一聲低低的「shit」,之後對面出現一陣微弱的光線,他想對方必定是嘗試聯絡上總部。他倒對這沒那麼心急,雖然這代表他們今次非遲到不可了,但他一直以為Harry對這件事也沒那麼在意。他聽到Harry喃喃的對著空氣說了些什麼(偷聽別人是不紳士的,可是在這種空間也怪不得了他吧),大約是報告了一下有停電情況之類的。過了一會光芒消失了,對面也傳來重重一口嘆息。

 

「壞消息,Eggsy。」Harry說,Eggsy興奮地發現這是他坐上車之後第一句說的話,「看來目前因停電關係我們得困在這兒──」他頓了頓,Eggsy發誓他聽到對方語氣中的不快,「──好一陣子,而因為這兒沒有訊號的關係,我們也許得等到電力恢復才行。」

 

    「真的?停電跟沒訊號?」Eggsy脫口而出,「因為這麼原始的原因?」

 

    「現在世界到處一團糟,Eggsy,」Harry有點不滿地說。「V-day後的Kingsman會出錯是可被原諒的。」

 

    Eggsy聳了聳肩(雖然在黑暗中這個行為毫無意義),反正他也沒有多在意。這次的任務不算很緊急,他不介意跟Harry待在一塊等著,而且停電的話對方也沒有藉口不跟他聊天了,想到這點他幾乎是像一個小孩子,滿心期待著停電的來臨,好讓自己能跟父母一起在家中玩耍。他又等了一會,確定Harry的眼鏡沒有再亮起來讓他玩內建的貪食蛇食鬼什麼的電子遊戲後(說不定真的有,天曉得這鬼玩意兒有多少古怪功能),才小心翼翼地開口。「嘿,Harry。」

 

    「是的,Eggsy?」

 

    「有個問題我想問很久的了,關於,呃,你的書。」

 

    他好像感到Harry身體抖了一下,他感覺到的話應該也是個不小的動作了。「我的書怎麼了嗎?」

 

    「不是啦,只是好奇你都不會暈車的嗎,始終這列車速度很快又難免有點顫顫的──」「我沒有暈車的問題。」對方很快就接口,Eggsy覺得這個答案不是他想要的,可是他不只觀察力超群,同時也有幾分機智,所以他也就沒有追問。車內的悶悶感覺又向他壓來,所以他又再次開口:「Harry。」

 

    「什麼事?」

 

    「我們這樣停在路中心,不會被另一輛車撞上嗎。」

 

    即使是漆黑中他也感到對方不耐煩地托了托眼鏡。「No Eggsy…先不說這次的停電時地區性的,而且你真的以為Kingsman只有一條地下軌道?」

 

    「不是嗎?你們還在我們城市下挖了多少隧道?!」

 

    「我們的政府為了水管、電力、交通等等原因已經盡情地開僻了不少地下空間。」Harry輕快地說,「我認為我們對於採用地下空間的急切性不亞於政府。」

 

    「好吧。」Harry在漆黑中沒看到,Eggsy可笑得燦爛了呢。他喜歡Harry自在地回應他的問題,不像剛剛那一個不怎成功的套話,至少對方口吻放鬆得多了,而他實在太掛念跟Harry聊天的時光了,就算要他問一些笨問題也沒所謂。「可是總部其實建在比較接近市中心的地方不會比較好嗎?我的意思是,總是要跑這麼遠路才到總部,當年未有這些交通時不會很麻煩嗎?而且就算是現在,總部近一點對要匯報的特工也有好處吧。」

 

    「當然了,想必我們的敵人也會如此想。」Harry說。「總部偏遠的所在地是為了減低被不相關人事發現及騷擾,即使他外表看來是一棟普通的大宅,身為訓練新人的地方我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當年的特工都明白這一點,至於路程嘛,我們每人都獲發配一輛專屬的個人車輛,內裡附有當年最先進的功能,所以也沒什麼人對總部的地址有微言。」

 

    Eggsy睜大了眼睛。「每人都有?!這太瞎了!幹嘛我都沒有!」

 

   「時代變遷了,年輕人。」他留意到對方的「年輕人」說得特別重。「有了列車,我們就不再需要個人車輛了。」

 

    Eggsy面上的燦爛笑容消失了,他現在垂頭喪氣地想自己要是有一輛Kingsman特配車(以他們其他裝設來看,這輛車也必定是會羨煞旁人的款式)有多酷,一定比當初險些害他坐牢那輛炫炮得多了。說真的他現在寧願是在開一輛相對之下慢得多的老爺車跟Harry一邊聊天一邊到總部了,總比在黑暗中連面都看不見的強,去他媽的科技進步。

 

   他打算再開口說些什麼話,這時Harry的眼鏡突然又再亮起來,正當他在想是不是對方終於厭倦了跟他聊天轉投貪食蛇的懷抱時(這念頭令他不由得傷心起來),他聽到Harry說:「Merlin?」

 

   哦,所以這次的停電之旅要結束了嗎?他立即後悔自己剛剛罵了現在的狀況了,拜託他還沒跟Harry聊夠呢,他可還沒扯到自己最近的幾份任務有多麻煩,V-day後如何忙得不可開交,家裡沒了Dean他是有多開心快樂──最重要的是,Harry那本小書本的秘密他還沒問出來呢!

他握緊了放在大腿上的拳頭,不讓自己幼稚地伸出手打掉Harry的眼鏡以終止他們的對話──反正也不見得會有什麼作用,大魔法師,哦不是應該是大法師Merlin總是會讓列車再動起來,然後讓Eggsy永久地後悔他做出了這個動作的。所以他只能像個聽著學校致電家長說他不是的小學生,瑟縮著希望這個電話快點完結,但又不太喜歡完結後會發生的事。

 

    當然電話總是會完的,Harry說了聲「明白了」之後車內唯一的光源又消失了,他隨即跟Eggsy解釋: 「的確是停電問題,Merlin說十分鐘內一切就會回復正常了。」他聽起來有點太輕鬆了,Eggsy將這點記在腦中。

 

    「他會為了補償我而送一輛超殺跑車給我嗎?」Eggsy悶悶不樂的說。

 

    「我想不會,」這次Harry的聲音還有點笑意,「不過我很樂意借我的給你駛駛看。」

 

    「真的?!」Eggsy不敢置信的問。好吧,不是說他沒想過…他只是還在構思怎麼死纏爛打Harry才會答應的階段,沒想到當事人還會主動提出邀請。他激動得想要上前抱住對方了,可惜現在他啥也看不見,這點令他挺肯定他會撲了個空,畢竟Harry的反應和暗中視物的能力一定比他好。

 

    「當然,紳士不會作出無法覆行的承諾。不過在這之前,」Harry清了清喉嚨,「我碰巧知道你還未有駕駛執照。」

 

    「呃……!」他都忘了Harry對他的底蘊瞭如指掌了。

 

   「如果你有了執照,我會很樂意立即相借的。」這是在哄小孩子聽話就有獎品嗎?是的話Harry實在、太懂他了。其實Eggsy懷疑著現在世界這麼亂,根本不會有人管他媽的執照,但現在這個可是Harry Hart,他會做到他要求的所有事的。車內的照明隨著他的決心一起亮起,照亮了Harry看起來分明是吁了一口氣的表情。在開始緩緩前進的列車中,Eggsy瞇起眼睛。「Harry,我還是有問題想問你。」

 

    「請說。」他的視線又回到那本小書本上了。可惡。

 

    「你是不是有點幽閉恐懼症?」

 

     當他看到對方拿著的小書本「啪嗒」的掉在地上時,他就知道自己這個大膽假設不需要小心求證了。對方還在強作鎮定地撿回小書本,假裝沒看到Eggsy大咧咧的笑容。「我是一名特工,」Harry說,故意不看他的眼睛。「這種小問題不可能影響我的。」

 

   「哦Harry,難怪你每次一踏進來沒多久就得看你的小書本了。」Eggsy知道他此刻聽起來非常久揍,也很清楚地看到Harry的眉頭抽動了一下,這只令他的笑容更燦爛。「說真的,你一個字也沒看進去吧。其實你可以考慮跟我聊聊天,像剛才那樣不就挺好的──」

 

   「他這個習慣已經有多年歷史了,年輕人。」Merlin愉快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現在才改太晚了。」

 

   「閉嘴,Merlin。」Harry不客氣地說。

 

   「嘖嘖嘖,這可真不紳士。Harry有跟你說嗎?他還有一點點怕黑,這點我們都有寫在報告上來提醒自己,分配任務時得注意這點。剛剛他是不是很害怕?喔可惜你事前不知道,Eggsy,不然你用心瞧的話──」

 

   Harry沒有讓他完成這句話。事實上,他一把拔下了Eggsy的眼鏡,這個連Eggsy都不敢做的行為讓他有點錯愕,而此時Harry面上淡淡的紅暈只令他更加驚訝。他的眼鏡被拿掉真的太可惜了,不然他一定會叫Merlin給剛剛那個畫面一張特寫再傳給他。

 

   「上面有點污跡。」對方生硬的說,還真的拎出了一條手帕擦拭,但他的表情可一點也不像他手上的動作優雅。Eggsy不禁又笑了。他想,問題就留給他飆Harry的車時再問吧,他等不及知道Harry對於飄移有些什麼感想了。


End.

離TGC上映還有11天(๑•̀ㅂ•́)و

评论(1)
热度(24)
© | Powered by LOFTER